法院裁判

中級法院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31/05/2018 1153/2017 民事及勞動訴訟程序的上訴
    •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簡德道法官
      • 助審法官 : 唐曉峰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31/05/2018 418/2018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 表決 : 有表決聲明
      • 裁判書製作人 : 司徒民正法官
      • 助審法官 : 陳廣勝法官
      •   譚曉華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31/05/2018 341/2018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刑罰的特別減輕
      -法律問題
      -緩刑

      摘要

      1. 《刑法典》第 66 條第 1 款規定:“除法律明文規定須特別減輕刑罰之情況外,如在犯罪之前或之後或在犯罪時存在明顯減輕事實之不法性或行為人之罪過之情節,或明顯減少刑罰之必要性之情節,法院亦須特別減輕刑罰”。第 2 款列舉了根據第 1 款規定必須在審定減輕刑罰時考慮的各類情節,並不具備特別減輕刑罰的作用,它們必須同某一個將產生的作用相關:事實的不法性或者行為人罪過的明顯減輕。”。
      2. 所規定的特別減輕情節非屬法律明確規定必須減輕的情節,而是需要透過審判者在每一具體個案中進行評定;換言之,法官需評價有關情節的價值,判定是否存在足以明顯減輕其不法性、罪過或刑罰的必要性情節。
      3. 根據刑法典第 66 第 2 款 c 項規定,如果行為人作出顯示其真誠悔悟的行為,特別是彌補所造成的損害,可以特別減輕刑罰,但不是必然的。
      4. 在量刑方面,只要不存在對法定限制規範──如刑罰幅度──或經驗法則的違反,也不存在所確定的具體刑罰顯示出完全不適度的話,作為以監督法律的良好實施為主旨的上訴法院就不應介入具體刑罰的確定。
      5. 《刑法典》第48條第1款所規定的緩刑制度,是在一定的形式及實質前提之下,法官得暫緩執行具體量刑不超逾3年的徒刑。這個決定乃建基於對行為人有利的社會評價以及考慮到犯罪預防(特別預防和一般預防)的需要,即指法院經過整體考慮行為人的人格、生活狀況、犯罪前後的行為及犯罪情節時候,而得出僅對事實作譴責並以監禁作威嚇足以適當及足以實現處罰的目的,可預見行為人受到刑罰的威嚇和譴責後,即會約束自己日後行為舉止,從而不再實施犯罪,以及即使徒刑被暫緩執行,亦不致動搖人們對法律的有效性及法律秩序的信心,無削弱法律的權威和尊嚴的結論的前提下,對判處的徒刑決定予以緩期執行。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蔡武彬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陳廣勝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31/05/2018 1052/2017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賺錢能力喪失賠償/長期部分無能力賠償

      摘要

      受害人在遭受傷殘時已遭受了損失,不是將來的損失,而是現行的損失。受害人自其受傷後其收入能力即減低,其將來之無能力被界定為25%,這屬於一項現在的損失,而非將來的。如果受害人因其無能力而變為獲取一項低於現行之薪酬或不能獲取任何工作酬勞的話,那差異部分的工作收益可以構成將來之損失。收入的喪失是一項將來之損失,但收入能力的喪失則是一項已受到並且是現存和可查證的損失。因此,這是一項已確認的損失,不是一項將失去的收益。
      受害人有權得到這部分收入能力喪失的賠償,且應歸類於物質損害賠償。
      長期部分無能力的喪失並非是收入的喪失,而是收入能力的喪失,自被害人受傷後便被減低25%,但是,法院的裁判亦應該以相關已證事實作為依據,因此,只能以4小時的收入計算損失。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譚曉華法官
      • 助審法官 : 蔡武彬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31/05/2018 684/2017 司法上訴(中級法院作為第一審法院的行政訴訟案件)
    • 主題

      禁止非法工作
      辯護權

      摘要

      根據第17/2004號行政法規第2條1項的規定,非居民在未持有為他人進行活動所需的許可下從事活動,即使無報酬者,視為非法工作。
      然而,再按照該行政法規第4條第1款1項的規定,如住所設於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的企業與住所設於澳門特別行政區的自然人或法人協定進行指定及偶然性的工程或服務時,尤其是需僱用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的僱員提供指導性、技術性、品質監控或業務稽核的服務,則不適用第2條1項的規定。
      因此,為審視上訴人是否符合第17/2004號行政法規第4條第1款1項所規定的例外情況,需考慮上訴人進行的活動是否屬於為澳門公司提供指定及偶然性的工程或服務。

      為確保利害關係人應有的辯護權,法律規定在行政程序內,必須向他們進行聽證,利害關係人可以透過書面聽證向行政當局對所涉及的問題表明意見及申請採取補充措施。
      另外,法律並無要求法院須對行政程序內所有調查措施進行重新取證,因此被訴實體沒有必要再次申請聽取證人的證言,但不妨礙利害關係人依法向法院聲請調查證據。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唐曉峰法官
      • 助審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馮文莊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