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裁判

中級法院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07/03/2019 490/2018 民事及勞動訴訟程序的上訴
    •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何偉寧法官
      • 助審法官 : 簡德道法官
      •   唐曉峰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8/02/2019 33/2019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審查證據方面明顯有錯誤
      - 在說明理由方面出現不可補救之矛盾
      - 禁用證據
      - 判決無效
      - 法律定性 犯罪未遂
      - 罪數的認定

      摘要

      1. 雖然四名海關關員沒有“直接”指出上訴人為案發時舢舨的駕駛員,可是,其他在同一舢舨上的多名非法入境人士在聲明中均指出了上訴人的身份及在偷渡過程上的參與,原審法院客觀分析上述種種證據,並根據自由心證原則對上訴人實施了有關罪行的事實做出判斷。
      經分析上述的證據,並結合一般經驗法則,可合理且顯而易見地得出原審法庭認定上訴人實施了協助罪並無明顯錯誤之處,亦沒有違反“存疑無罪”原則。

      2. 本案中,根據整體的已證事實,兩名嫌犯共同準備了舢舨,在舢舨上亦輪流駕駛,以上行為可以顯示兩人是以共犯的方式實施協助他人非法入境的行為,而兩人分工合作,雖然在不同時段接觸各偷渡人士,但亦不排除兩人均知悉有關偷渡費用的事宜。
      原審法院在說明理由部分已說明其形成心證的過程,並清楚、客觀及合理地說明了不採納上訴人的陳述的理由。其後,分析原審法院所認定的事實、未經法院認定的事實以及相關的判決及理由說明,原審法院在説明理由方面並未出現不可補救之矛盾。

      3. 《刑事訴訟法典》第134條規定的“人之辯認”措施的實施需要與否,全屬司法機關,以至刑事警察當局的自由裁量範圍,法律並沒有任何規定並要求在特定情況下必須實施“人之辯認”的措施。
      事實上,上訴人與另一嫌犯是在一個“現行犯”的情況下被警方截獲,且當時與三名證人(非法入境人士)一起。在此情況下,並沒有進行人之辯認的強烈需求,相反,“人之辯認”主要是針對非現行犯的情況,以作為確認行為人與事後被認定之嫌犯是否同屬一人。

      4. 經審判聽證後,原審裁判中被認定的事實與起訴書內的事實的確存在一些不同,經分析比較起訴事實第2項,以及已證事實第2、3項,原審法院只是將起訴事實第2項拆分為已證事實第2、3項,而只在協定及收取偷渡費方面按照證據顯示作出了些少的更改,而這些差異只是輔助性的。
      另一方面,關於控罪的改變,原審法院在庭審開始之際已根據類推適用《刑事訴訟法典》第339條之規定,讓控辯雙方都預知了一個在適用法律時,可能出現及不同於起訴批示的可能(見卷宗第180頁背頁),並且辯方亦沒有表達反對,這樣,一個潜在的程序爭議問題亦已得到解決。

      5. 根據第6/2004號法律第14條第1款及第2款的規定,關於證人C部分而言,上訴人的行為已完全符合上述條文第1款及第2款規定,並且協助行為已處既遂階段。
      而就證人D及E部分,上訴人的行為從滿足第1款的角度來說已經處於行為既遂階段,但相對第2款而言,仍然處於未遂階段,因為當中所描述的加重情節(收取利益)仍未得到完整的落實。
      當一個犯罪行為同時符合兩條的條文時,應優先選擇其中對法益作出最完善保護的條文來加以實施。

      6. 在認定犯罪行為的次數時必須考慮在不同條件下所引致出現的協助行為,以及法益因應涉及偷渡人數的多少而造成不同程度的侵害,即管有關行為發生於同一個時間及地點亦然。因此,協助罪的犯罪數目應該按照非法入境者人數計算。

       
      • 表決 : 多數票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譚曉華法官
      • 助審法官 : 蔡武彬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8/02/2019 146/2019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販毒罪
      - 量刑
      - 犯罪預防

      摘要

      1. 《刑法典》第40條及第65條規定,法院應在法定的最低刑幅及最高刑幅之間,根據罪過及預防犯罪的要求而作出選擇具體刑罰決定的,在沒有任何明顯的錯誤或者罪刑不相適應的情況下,上述法院不應該有介入的空閒。
      2. 上訴人雖為初犯,並坦承實施販賣毒品事實,然而,其為非本澳居民,以旅客身份進入澳門進行嚴重的販賣毒品的犯罪行為,不但故意程度非常高,而且對犯罪的預防也提到了更高的要求的程度。
      3. 上訴人以“需要照顧年邁母親及兩名未成年兒子,而其中大兒子更患有嚴重的讀寫障礙”作為辯護理由,是完全不能予以接受的。上訴人原有正當職業和穩定收入,卻不珍惜,鋌而走險,走上嚴重的犯罪之路上訴人應該在“冒險”之前就想到現在才提出來的辯護理由。應該為深陷囹圄而不能盡孝的結果買單的人是上訴人自己,而不是澳門的法律秩序。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蔡武彬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陳廣勝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8/02/2019 1076/2018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交通意外
      - 問題的缺乏審理
      - 問題
      - 獲證事實不足以作出法律適用的瑕疵
      - 在審查證據方面的明顯錯誤的瑕疵
      - “不予以接受”的事實
      - 有關康復期確定後的醫療費用的事實的認定
      - 有關行為與損害之間的因果關係的事實的認定
      -自由心證

      摘要

      1. 《民事訴訟法典》第571條第1款d項所規定的無效理由,只有在判決未能決定當事方提出的任何問題時才應宣布因缺乏審理的瑕疵為由的判決無效,除非該問題的決定受到另一判決結果的影響。
      2. 對“問題”的理解,必須按照當事人提起訴訟的方式、請求以及訴因尋求答案,同時考慮到被告的抗辯理由。問題,也只能為“實質性問題,也就是當事人以提起訴訟而意圖得到的那些屬於判決事項的問題”,而非當事人所持的論點,是各方提出的陳述,而是爭端背景下的事實或法律要點,即有關請求、訴因和抗辯的事實的重要問題。
      3. 上訴人所提出的原審法院所缺乏審理的並不是其提出的“問題”,而是其在民事請求書所陳述的某些事實。很明顯,這並不是《民事訴訟法典》第562條第1款以及第571條第1款(d)所提到的“問題”。
      4. 在刑事訴訟中,法院對構成訴訟標的的事實由審理的義務,不予以審理有可能構成事實的不足的瑕疵,因為這些事實構成訴訟的標的而且法院所基於作出正確裁判的必要事實。
      5. 被認定的事實不足以支持裁判就是在案件標的範圍內查明事實時存在漏洞,使到在作為決定依據的被認定事實存在不足或不完整”,以致在作為決定依據的被認定事實存在不足或不完整而無法作出適當的決定,無論是有罪還是無罪的判決。
      6. 如果判決對應該已經調查的某些重要的事實予以認定為“已證”或“未證”,所患的瑕疵不是判決書的無效,而是刑事訴訟法典第410條第 2款 a)項所規定的瑕疵 - 獲證事實不足作出決定的。當法院對某些訴訟主體所指陳述的事實或由於庭審的討論而顯示對決定有重要性的事實而沒有作出審理,就出現了這個瑕疵”。
      7. 既然原審法院不接受這部分的事實,是因為意在認定這個事實為未證事實,而在列舉已證和未證事實的時候,沒有將其列入其中,是一個明顯的列舉遺漏,而非審理遺漏。至於上述不予以接受之舉是否存在錯誤則是另外一個問題。
      8. 《刑事訴訟法典》第400條第2款c)項規定,審查證據中的明顯錯誤是指已認定的事實互不相容,也就是說,已認定的或未認定的事實與實際上已被證實的事實不符,或者從一個被認定的事實中得出在邏輯上不可接受的結論。錯誤還指違反限定證據的價值的規則,或職業準則。錯誤必須是顯而易見的,明顯到一般留意的人也不可能不發現。
      9. 事實審理的自由心證是刑事訴訟的核心原則,而作為一個平常的人、一個主觀的人的法官,在運用法律所賦予的審理證據的自由的武器時,需要遵循法律對此自由附加的證據原則和客觀標準,遵守一般的生活經驗法則的義務。
      10. 法律也不期望上訴法院以其心證代替原審法院所形成的心證,更不容許上訴人以己心證去質疑法律所保護的自由心證,但要求法院在審理證據的時候必須對證據作出批判性分析,尤其是指出作為心證所依據的證據。只有這樣,上訴法院才可能對是否存在事實審理的無效情況作出審理。只要不存在違反一般生活常理,所得出的結論完全是法官的自由心證的範圍,不能成為上訴的標的。如果僅僅不同意原審法院的審理而以此質疑法院的自由心證,則是明顯不能成立的上訴理由。
      11. 由於作為因不法事實而產生的民事責任的要素,因果關係與過錯一樣,並非屬事實,而應屬法庭在分析案情後,根據經驗法則作出的結論。
      12. 原審法院基於不存在因果關係而不予以審理或者不得到證實的事實的處理辦法不妥,因為,確定因果關係的判斷屬於認定事實之後的決定,而不能反過來決定事實的認定。上訴人是否確實是支付有關費用是一回事,而是否可以得到賠償則是另外一回事,不能混為一談。
      13. 即使屬於發生於康復期之後的費用的支付的事實,上訴人是否確實已經支付是事實問題,而這些費用時候應該得到賠償則是另外一個問題,是應該在認定事實之後由法院決定的法律問題,而不能因此法律問題決定事實的認定。
      14. 有關上訴人的傷害的康復期的確定,明顯屬於醫學上的康復期的問題,尤其是為了確定行為人的刑事責任的,目的而需要確定受害的程度的事實的問題,它並不能排除上訴人因在有關的交通意外受傷之後繼續接受治療所產生的支付有關費用的損失,也就是排除其等之間的因果關係。

       
      • 表決 : 有表決聲明
      • 裁判書製作人 : 蔡武彬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陳廣勝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8/02/2019 1163/2018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附加刑的緩期執行
      - 可接受理由

      摘要

      1. 法律並沒有強制規定,在對職業司機或以駕駛機動車輛賴以維生的違法者判處禁止駕駛的附加刑時,必須同時給予暫緩執行的准許。
      2. 禁止駕駛可能會,也肯定會給上訴人的日常工作帶來不便,但是這不是法律所要考慮的原因。上訴人自己應該為自己的行為給工作生活的不便承擔責任,而不是要這個社會的法律秩序為此後果付出代價。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蔡武彬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陳廣勝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