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裁判

中級法院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6/07/2018 698/2018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刑法典》第56條第1款
      假釋要件

      摘要

      一、 澳門《刑法典》第56條第1款對假釋作出了規定。而是否給予假釋則取決於有關的形式要件和實質要件是否同時成立。
      二、 假釋的形式要件指的是被判刑者服刑達三分之二且至少已服刑六個月;實質要件指的是,在綜合分析被判刑者的整體情況並考慮到犯罪的特別預防和一般預防的需要後,法院在被判刑者回歸社會和假釋對法律秩序及社會安寧的影響兩方面,均形成了有利於被判刑者的判斷。
      三、 因此,當被判刑者具備了法律規定的形式要件時,並不一定能獲得假釋,還要看其是否也同時具備了實質要件。
      四、 而不論對被判刑者能否重新納入社會有否肯定的判斷,也應對其人的提前釋放對社會安寧帶來嚴重影響並損害公眾對被觸犯的法律條文的效力所持有的期望的可能性加以衡量和考慮,從而決定是否應該給予假釋。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陳廣勝法官
      • 助審法官 : 譚曉華法官
      •   蔡武彬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6/07/2018 278/2018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 表決 : 裁判書製作人在表決中落敗
      • 裁判書製作人 : 司徒民正法官
      • 助審法官 : 陳廣勝法官
      •   譚曉華法官
      • 備註 :因表決結果之使然, 本裁判書由第一助審法官陳廣勝製作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6/07/2018 257/2018 民事及勞動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借條

      摘要

      - 雖然在有關借條上用了“借”一字而非“借了”或“欠”,然而,根據一般經驗法則,借條只有在借款後才發出,私人間的借貸需要書面“借款建議”或“借款申請”相當罕見。故此,原審法院認定有關借條構成執行名義是正確的,應予以維持。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何偉寧法官
      • 助審法官 : 簡德道法官
      •   唐曉峰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6/07/2018 356/2018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工資收入的損失
      - 缺乏審理
      - 精神損害賠償
      - 衡平原則
      - 安慰價值

      摘要

      1. 原審法院雖然確定了就診病假期間的所有醫療費用應該得到賠償,但是,卻沒有確定上訴人在該期閒所有沒有上班的工資損失裁定予以賠償,原因是沒有對上訴人的追加請求賠償金額的這部分損失的賠償請求作出審理,構成刑事訴訟法典第4條准用的民事訴訟法典第571條第一款d項規定的缺乏審理應該審理的問題的瑕疵。
      2. 從原審法院的判決書的理由說明部分可見,原審法院單純依照根據卷宗的 276頁的臨床醫學鑑定作出認定,而沒有對第 288-289、372頁的醫療報告作出審理,尤其是沒有對上訴人在以第154-164頁、197-205頁、第311-340頁以及第362-372頁的請求書追加請求賠償金額的請求作出審理,或者至少必須在說理上排除這些費用與交通意外手的傷害沒有因果關係,這不是審理證據的明顯錯誤的瑕疵,而是一種審理的缺乏,構成刑事訴訟法典第4條准用的民事訴訟法典第571條第一款d項規定的缺乏審理應該審理的問題的瑕疵。
      3. 對過失而產生的精神損害賠償或非物質損害賠償金額的訂定,由法官依公平公正原則作出,而法官只能根據每一個案中已證事實及具體情況作出考慮,而不可能以其他個案或判決中某個可量化的項目作為衡量精神損害賠償的指標,更不可能存在一計算精神損害賠償的公式。
      4. 人體以及身心的健康是無價的,法律規定對受害人的精神損害賠償也不過是通過金錢的賠償讓受害人的到一些精神安慰而已,而不能理解為完全的肉體的價值化。

       
      • 表決 : 多數票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蔡武彬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陳廣勝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6/07/2018 636/2017 民事及勞動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訴訟離婚
      尊重義務

      摘要

      儘管僅證實被告曾一次以肢體暴力傷害原告身體而引致目視可見的瘀傷,但不失為根據刑法規定足以構成《刑法典》第一百三十七條規定的傷害他人身體完整性犯罪,即使基於不明原因被害人即原告不作或放棄刑事追訴,而行為人即被告可免於被刑事判罪和判刑而承受犯罪法律後果,但該不法事實基於其嚴重性足以構成民事法律後果離婚的要件,和支持法院宣告兩人不能繼續共同生活而以離婚方式解銷婚姻關係。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賴健雄法官
      • 助審法官 : 馮文莊法官
      •   何偉寧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