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裁判

中級法院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4/11/2002 102/2002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欠缺理由說明
      - 列舉獲證明的事實及未獲證明的事實
      - 合議庭裁判的瑕疵
      - 事實事宜之不足
      - 理由說明中不可補正的矛盾
      - 證據審查中的明顯錯誤
      - 淫媒罪
      - 共同正犯

      摘要

      一、判決的理由說明不僅指列舉獲證明的及未獲證明的事實,以及指明用於形成法院心證的證據,還應闡述作為裁判依據的理由。
      二、只要沒有指明獲證明的事實或者未獲證明的事實,或者沒有指明用作形成法院心證的證據,永遠存在著無效。
      三、“列舉獲證明的事實及未獲證明的事實”的要求,結合指明所使用的證據手段以及闡述作為裁判依據的事實上的理由,目的不僅僅在於使人可了解法院形成心證的根本理由,還在於證明法院在行使其審理權時透過要求全部審理之事項上的約束途徑,從訴訟標的(有待裁判之事宜)出發,確實調查了全部有待證明的事宜。
      四、絕不能認為立法者要求列舉未獲證明之事實不意味著對未獲證明之事實僅作嚴格形式意義上的列舉,並要求予以逐項窮盡列舉。如果以未獲證明的事實之簡單摘要,即可得出結論認為原審法院調查並審理了案件標的,應當認為這一部分合議庭裁判是合法的及有效的。
      五、僅當獲證明的事實不足以論證所作出的法律上的裁判屬合理時(而不是當證據(數量)不多難以作出裁判),方存在事實事宜不足以支持法律上的裁判。換言之,只有在作出法律上的裁判所必不可少的事實事宜之查明過程中存有一項漏洞時,方存在這種瑕疵。
      六、法院視為獲證明者表示不同意的上訴依據(即意圖對事實事宜中載明為確鑿者予以反駁),其理由明顯不成立。此乃一方面。
      七、另一方面,上訴人按照本人的觀點以視為未獲證實的事實得出結論,並與獲證實的事實相比較,從而得出結論認為視為未獲證明的事實與視為獲證明的事實之間有矛盾,其理由同樣明顯不成立。
      八、如果作為普通人可明顯且易覺察到視為獲證明或未證明的事實與實際獲證明或未獲證明的事實不符,或者從視為獲證明的事實中得出一項邏輯上不可接受的結論時,方存在證據審查中的明顯錯誤。證據審查中的明顯錯誤基本上表現為違反經驗規則,或者基於任意的、不合邏輯的、互相矛盾的判斷之上或不尊重受約束的證據價值規則或職業操守。
      九、在共同正犯中,透過約定或與其他一人或多人一起,行為人直接參與事實之實行,這種約定可以是明示的,亦可以是默示的,但永遠要求(因似乎應當要求)至少有合作之意識,而這種合作必須永遠有雙邊特徵。它在事實範疇內共同作出且對於犯罪實施有客觀貢獻,它與因果關係有關,雖然不構成實行之一部份。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蔡武彬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4/11/2002 189/2002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為著成為輔助人之效力的“受害人”;(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57條第1款a項).正當性
      - 偽造文件罪及詐騙罪

      摘要

      一、鑑於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57條第1款a項之規定,“被害人”—為著可成為輔助人之效果 — 不是因犯罪而受損害的全部及任何人。
      這一概念規定了被害人之狹義概念,即具有構成不法行為之直接及立即標的利益之人,方可被識別為被害人。
      二、偽造文件罪直接及立即保護(集體的)公眾利益,例如對於文件的信任及公信力、文件的內在的真實性據以所含的安全性及可信性,因此個人利益在此只是被視作次要的及間接的。
      三、詐騙罪的標的是受侵害主體的財產,並透過實際造成之財產損失的價值衡量。
      四、因此,為著可成為詐騙罪之輔助人,“被害人”僅指因犯罪受到實際損失的人,而非(例如)這樣一家銀行:面對據稱偽造的支票之提示,透過其客戶在該銀行內持有的帳戶的存款支付,且沒有支付或承擔客戶所受到的損失。

       
      • 表決 : 多數票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司徒民正法官
      • 助審法官 : 蔡武彬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4/11/2002 199/2002 民事及勞動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再審上訴
      - 澳門《民事訴訟法典》第653條f項
      - 被告不到庭
      - 辯論權或辯護權
      - 立即駁回上訴

      摘要

      一、澳門《民事訴訟法典》第659條第1款規定,提出再審上訴之聲請應詳細說明上訴之依據,以便在作出駁回或受理上訴之批示方面可適用該法典第660條第2款及第3款之規定。
      二、依據該法典第653條f項之規定,當顯示出未有作出傳喚或所作之傳喚屬無效,以致有關訴訟及執行程序又或僅有關訴訟因被告絕對無參與而在被告不到庭之情況下進行時,可對已確定之裁判提出再審上訴。
      三、這一再審依據乃是基於下述思想,即因訴訟中的不當情事,被告已無可能行使辯論權或辯護權時,承認被告有權能推翻判其敗訴的已確定之裁判。
      四、為著第653條f項之效力,不到庭指當事人本人或透過其代表絕對無參與作出再審所針對之判決的訴訟程序。
      五、這樣,如果被告被依規則傳喚且不到場行使其辯論權或辯護權,那是因為其不願意。因此不接受在作出給付判決並轉為確定後由該被告作出的再審請求。
      六、同樣地,從目的論角度解釋,第653條f項規定的依據是個人性的及被告所獨有的(其辯論權或辯護權或因欠缺對其作出傳喚,或因對其作出傳喚無效而被忽略或被擾亂),因此該依據無法轉移給任何倘有之另一共同被告。
      七、因此,聲稱未能行使其辯論權的被告之任何另一共同被告,不能猶如為著被告之利益一樣提出再審上訴。這是因為:如果認為有理由提出再審上訴,他可以其個人名義並以第653條f項規定的依據為基礎,就針對其作出的判決提出再審上訴,且不妨礙依據第588條可能屬重要的規定,使上訴可能惠及其另一或多位共同被告(如有之)。
      八、因此,在已被依規則傳喚進行訴訟(在該訴訟中產生了要求予以再審的判決)的一位被告所聲請的再審上訴中,如其理由是他的另一共同被告具備第653條f項規定之情況,則應依據澳門《民事訴訟法典》第660條第2款末尾部分的規定,立即駁回該上訴。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陳廣勝法官
      • 助審法官 : 趙約翰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4/11/2002 210/2000 司法上訴(中級法院作為第一審法院的行政訴訟案件)
    • 主題

      - 外國公民認別證
      - 身份證之性質
      - 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公民的居留權
      - 違反法律
      - 行為之理由說明

      摘要

      一、(葡萄牙當局發出的)身份證曾是由民事身份認別部門簽發的民事身份認別憑證,在整個葡萄牙領土有效,並成為在任何當局或機構面前證明其持有人之身份的充分文件。
      二、身份證首先曾是其持有人的牢靠的認別文件,為此它曾記載若干資料,這些資料曾作為要件而被認為應當載於身份證,但如今不再繼續記載,記載之資料會隨著特定歷史時期的立法選擇、或隨著其持有人自身之狀況的生理或法律變更而變動。
      三、在更新一些資料時,即使是在證件有效期內,所有變更皆應作強制性備註,而且在換發時,必須證明必備資料,尤其是外國公民的居所。
      四、簽發外國公民認別證不賦予其持有人居民身份 — 其含義是:擁有國內法上的確定性法律地位,且能夠超越產生於證件換發時在滿足有效性要件方面的任何偶發事實。
      五、居留權表現為在某一國家或地區無障礙地居住的權利,及不被遣返回國或強制離境的出入境的權利。
      六、以前,有效期已經屆滿的身份證無效,向其出示已失效身份證的任何當局或公共部門應將之扣押並移送簽發證件的部門或其分支機搆。
      七、第6/92/M號法令第26條第3款允許:在總督以批示訂定的換發證件程序的終止日期之後,可向外國公民認別證的持有人發出居民身份證,如果其在於1997年5月31日完結的兩年內提出聲請並且證明其在換證期間不在本地區。
      八、依據第55/95/M號法令第25條第3款,(為發出澳門居民身份證)中國公民的居留證據是居留證明書和單程證,似乎不存在向不持有單程證的人士發出居留證明書的任何可能性。
      九、違反法律瑕疵存在於行為內容或標的不符合可適用的法律規範,當觸犯限制及制約行政活動、甚至行政裁量的一般原則時,違反法律瑕疵同樣存在。
      十、行政行為之理由說明必須是明示的;應當包括事實和法律,不得只是指出強制或允許行政決定的法律規則,亦不得只是指出事實是否及如何滆入法律規範之預設;應是清晰、連貫、完整和簡明的,亦即以令人能夠理解的方式,不得是含糊不清的,它形成行政決定的邏輯前提,不得自相矛盾,需足以解釋所達到的結果。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趙約翰法官
      • 助審法官 : 陳廣勝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07/11/2002 104/2002 澳門以外的法院或仲裁員作出的裁判的審查及確認
    • 主題

      - 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判決的審查
      - 審查的性質
      - 確認的必要形式要件
      - 物權之訴以及與物權相關的訴訟
      - 澳門法院的專屬管轄權
      - 公共秩序

      摘要

      一、在形式審查中,法院不審理案件的實質或實體,而只是查明外地判決是否滿足某些形式要件以及合規則性條件,因此不必重新審理事實問題及法律問題。
      二、至於與轉為確定、外地法院之管轄權、訴訟已繫屬或裁判已確定之案件有關的要件,如法院在檢查卷宗後又或透過行使其職能時所知悉之情況,查明欠缺某些該等要件,則須依職權拒絕確認;由此得出:要件如已被陳述,則應予推定。
      三、而澳門法院專屬管轄權則應予研究,它意味著須根據有待審查的裁判內容予以分析。
      四、由具有物權效力的預約中產生的權利,是針對某物產生的取得物權,目的是取得該物,從而產生一項形成性取得物權。
      五、澳門法院獲賦予之管轄權保留,乃是基於保護內部經濟及社會利益之理念及本地司法機關作出控制之理念。只有結合了物權保護並基於權利之擁有權定義之上的保障理念,方與這項保護相符合。
      六、公共秩序指形成制度之基本框架的、具絕對強制性的法律原則整體,因此是個人的意志不能廢止的。如果內部公共秩序限制個人自由,則國際或外部公共秩序限制澳門以外法律的可適用性。
      七、在希望確認許可一名無能力人(香港居民)的保佐人作出出售位於澳門的一處物業所必需的行為的案件中,看不到對公共秩序有任何侵犯或影響。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趙約翰法官
      • 助審法官 : 蔡武彬法官
      •   賴健雄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