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裁判

中級法院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4/07/2003 3/2003-II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綁架罪
      - 勒索罪
      - 綁架罪與勒索罪之間的真實競合
      - 從犯
      - 加重搶劫罪
      - 定性之變更
      - 上訴不加刑原則
      - 因輔助人之上訴的具體刑罰提高
      - 刑事 — 法律累積
      - 民事損害賠償
      - 證據審查中的明顯錯誤
      - 損害
      - 因果關係
      - 所失收益的損害
      - 明顯事實
      - 判決執行中結算的賠償金額
      - 非財產損害

      摘要

      一、從根本上說,綁架罪是將人予以竊取,只要作出勒索之意圖即告足夠,不要求犯罪 — 目的之既遂。
      二、勒索罪的構成要素為:
      a)以暴力或威脅,或者使受害人不可能抵抗;
      b)強迫,並由此作出使受害人或第三人有所損失之財產處分;
      c)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取得不正當得利。”
      三、嫌犯懷著勒索之目的或故意,把人從一處帶往另一處地方,隨後作出強迫支付贖金之行為(雖然以未遂形式為之),就存在綁架罪與勒索罪之真實競合。
      四、從犯是在具體觸犯的罪行以外作出的、在犯罪實施前或實施後作出的行為。作為從犯,必須滿足下列要件:
      — 提供物質上或精神上的幫助;
      — 故意作出行為;
      — 幫助的對象是故意及作出一項事實。
      五、上訴法院不須服從事實的法律定性,可以在不逾越上訴不加刑原則限度並遵守辯論原則的情況下變更之。
      六、嫌犯們作出搶劫罪,將受害者人總計澳門幣5萬多元之財物據為己有,因是巨額,應判處加重搶劫罪。
      七、上訴法院將原審法院所作法律定性變更為更嚴重的犯罪,按上訴不加刑原則不能變更刑罰,這不妨礙上訴法院在未陳述該法律定性之輔助人提起上訴後,在原審法院定性之犯罪刑幅之上下限之間,變更原審法院對於原審法院分別判處的嫌犯們的搶劫罪科處之單項刑罰。
      八、在刑罰份量中,採取“自由邊際理論”,按此理論,法院有確定刑罰份量之自由,但應當為著適用《刑法典》第65條的規則而考慮掌握的全部資料,在刑罰之上限與下限之間,結合此等限度內其他目的按罪過之標準確定刑罰。
      九、刑罰具體份量按罪過及處罰目的而確定,故法院可審查刑罰份量。
      十、按照第71條第2款規定的規則,應當在新的抽象刑幅內,重新考慮事實以及行為人的人格 —“對於各種犯罪科處的刑罰之粘合劑,正是犯罪者的人格,根據事理,人格具統一性”確定有關總刑罰。
      十一、視為獲證實或未獲證實的事實與實際獲證實或未證實的事實不符,或者從視為獲證實的事實得出一項邏輯上不可接受之結論時,方存在證據審查中的明顯錯誤。這項瑕疵出自卷宗所載資料本身,或出自該等資料再訴諸一般經驗法則而得出且這種瑕疵必須是明顯的、普通人可覺察的。
      十二、不能將該瑕疵用於攻擊證據審查自由以及法院的自由心證,也不能僅藉此項瑕疵的爭辯表示對於已經裁定者的不服。
      十三、法院將所失收益損失事實視為確鑿,但沒有判令加害人支付這種損害賠償,這是一個事實定性問題,它與證據審查中的錯誤無關,後者屬事實裁判中的錯誤。
      十四、當受侵害之利益是物質性的,則屬財產損害,當受侵害之利益是精神性的,故不可以金錢衡量時,乃屬非財產損害。
      十五、法律(《民法典》第557條)規定了適當因果關係論,按此理論,所循思路以抽象事實開始,以查明是否能適當產生該結果;這種適當性按事物常理客觀評定,而撇開行為人不知或不可認知者,也不論普通人的一般感覺。
      十六、已經證實輔助人在被剝奪行動自由、在醫院住院及“在醫院接受新的治療”期間不可能行使職業(這是明顯事實,不需要陳述及證明),我們據此事實認定,如果未發生這種情況,他將工作,至少在此段期間部分時間工作,就不能不認為,不法事實與所失收益之損害(損失)之間的因果關係已經具備,如果此部分損害未予結算,法院可判令加害人在判決執行中查明的一筆金額。
      十七、為了確定非財產損害之彌補金額,由法院負責在具體案件中表明有關損害是否值得法律保護。彌補之金額應與損害的嚴重性相適應,在確定金額時應當考慮謹慎、務實常識、事物的公正尺度、生活現實的有見地考慮等全部規則。因此盡可能找出一個關鍵點以“抵銷”受害人之痛苦感(從根本上說它是不可能以金錢彌補的)。

       
      • 表決 : 有表決聲明
      • 裁判書製作人 : 蔡武彬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4/07/2003 114/2003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司法推定
      - 充分證據
      - 表像證據
      - 反證
      - 交通意外死亡受害人的精神損失
      - 車輪壓過頭部

      摘要

      一、司法推定基於審判者之簡單推理,基於可能性的一般判斷,基於邏輯原則或人類直覺的本身資料。
      二、與充分證據(由於事實的高度可能性,它形成法官之完全心證)並存著表像證據或表證,後者不產生法官的完全心證,但程度較低可能性,仍足以要求對方作出反證。
      三、因此,鑑於巴士車輪輾壓過頭部、頸部及左肩(該汽車因速度太高,在碰撞後27米之外方停車),為著受害人死亡損害之確認效果,應當作事實推定如下:因非即刻死亡,交通意外造成受害人死亡前受到非常劇烈而可怕的痛苦及痛楚。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陳廣勝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4/07/2003 153/2003 民事及勞動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本票
      - 遲延利息之利率
      - 《統一匯票本票法》及其生效
      - 公約國際法之超法律價值

      摘要

      以2002年2月28日到期並在澳門執行的一張本票為憑證的債款之遲延利息,自到期之日起,其利率應為6% — 根據1930年6月7日《日內瓦公約》附件一訂立的《統一匯票本票法》第77條准用的第48條第2款之規定。該法作為構成公約國際法之法規,具超法律及優於澳門一切內部普通法的價值,即使在1999年12月20日發生權力移交後仍然在澳門生效。

       
      • 表決 : 裁判書製作人在表決中落敗
      • 裁判書製作人 : 陳廣勝法官
      • 助審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4/07/2003 91/2003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販賣麻醉品罪
      - 司法警察局警員的行為:透過禁用的方式取得的證據
      - 用於販賣的麻醉品之扣押
      - 變換

      摘要

      一、司法警員在調查作出販賣麻醉品罪的範疇內,僅藉其行為證實一名嫌犯作出已經實施的犯罪罪狀,則該行為全無違法性。該行為不能等同於“誘發”,不將其身份轉換為“誘發犯罪之行為人”。
      二、簡單持有用於販賣或向第三人讓予的麻醉品,已構成一項(既遂)販賣該製品罪。
      三、如在審理上訴範圍內查明上訴人之獲證明行為應被定性為第5/91/M號法令第8條而非第9條之犯罪,上訴法院可以(並應當)作出該控罪變換,只要事先遵守辯論原則且不影響上訴不加刑原則。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司徒民正法官
      • 助審法官 : 陳廣勝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24/07/2003 225/2001 司法上訴(中級法院作為第一審法院的行政訴訟案件)
    • 主題

      行政合同
      行政合同制度
      提供服務之行政合同的解除
      信任損害或締約損害及履行損害或合同損害
      上訴標的之限定
      合同責任中精神損害之賠償

      摘要

      一、無論是先前的法律(《行政程序法典》第157條第2款e項)還是現行的法律(《行政程序法典》第165條第2款f項),都認為行政合同是“為直接公益提供服務的合同”。
      二、當(被接收的)單方表意指向對方當事人,認為合同沒有訂立,解除行為有損害地影響到另一方當事人,並假設法律或者合同授予一種特別權力,即形成權,解除行為可以取決於某些內在或外在的要素(前提或要件),這些要素的缺少會導致行為的非有效或不生效力。
      三、在行政法中,具有制裁性質的解除行為,(正如審理本案中所存在的行為),取決於聽取個人立約人意見之先決手續,法律要求將希望行使這一權利的意圖告知獲得判給人,以便其可以在不少於10天的期間內,依據第65/85/M號法令第58條,“對提出的理由進行答辯”。
      四、就信任損害進行賠償,又稱合同負面利益損害賠償或締約損害賠償,目的是要將受害人放到在沒有訂定合同的情況下,其所處於的位置。信任損害與履約損害,或者說正面損害或合同損害相對立,在此情況下,目的是將受害人放在如果合同被履行時所處的位置。
      五、作為雙務合同,則債權人“不論是否有權獲得損害賠償”(《民法典》第790條第2款)都可以解除合同。甚至可以理解為,如果沒有作出給付,行使獲得損害賠償權利意味著未作出給付的解除,或者說,不論是否解除合同都意味給付義務的解除,甚至還帶有真正清算的特點。
      六、無論是合同正面利益還是合同負面利益,原則上都應該包括已產生的損害和所失利潤,受損害一方有權要求補償,包括因貶值或財產損失所引起的損害,以及反映在收益方面的未增值或者落空。
      七、上訴陳述所得出的結論確定了審理事宜的對象(《行政訴訟法典》第149條第1款准用之,以及《行政訴訟法典》第589條第3款和第598條第1款)。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趙約翰法官
      • 助審法官 : 陳廣勝法官
      •   賴健雄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