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裁判

中級法院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8/07/2002 125/2002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上訴裁判的範圍
      - 不依職權審理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400條第2款的瑕疵
      - 澳門《民事訴訟法典》第650條不適用於刑事訴訟
      - 獲證明的事實事宜不足以支持裁判
      - 簡單的證據不足
      - 欠缺進行偵查措施
      - 第5/91/M號法令的販賣毒品罪的法益
      - 抽象危險犯或推定危險犯
      - 第5/91/M號法令第9條第3款的適用標準
      - 少量毒品—定義
      - 內含麻醉物質的藥片
      - 購買毒品
      - 第5/91/M號法令第18條第2款刑罰的自由減輕

      摘要

      一、上訴法院只解決上訴人具體提出並且由上訴理由闡述結論所限定的問題,而結論中未包含的問題則轉為確定,另一方面,法院只裁判這些問題,而不審理上訴人據以支援其訴求的全部依據。
      二、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400條第2款a、b及c項所規定的三種瑕疵,使上訴法院有可能重新審議原審法院已經審判的事實事宜,但這些瑕疵不應依職權審理,即使上訴限於法律事宜。
      三、事實上,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400條第2款的清晰行文,結合第402條第1款、第3款及第415條第1款的規定,並將其對照第393條第1款及第2款,表明有關“瑕疵”只有在被“作為上訴的依據”提出時才能說明依據第418條第1款移送卷宗為合理。
      四、這符合立法者之立法意圖,即規定訴訟主體,如“上訴人”,在案件的良好及快捷的最終解決中有一項清楚無誤的共同責任,尤其在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393條中給與他們內容廣泛的上訴限制,並在上訴理由闡述方面為他們規定嚴格規則,這些規則包括須按第402條第1款及第2款具體列舉上訴依據並作出結論。
      五、確實,如果嫌犯服從事實事宜方面所作的原審裁判,即使可能並依職權察覺該事宜中存在澳門《刑事訴訟法典》只是對於刑罰份量的有罪裁判部分提出上訴,那麼違背嫌犯的“意思”,依職權審理倘有之第400條第2款的瑕疵就沒有道理。因為上訴人如認為存在此等瑕疵,在對於原審法院裁判提出的上訴之理由闡述中予以爭辯就足夠。
      六、對於可能發現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400條第2款a項及/或b項規定之瑕疵的情況,不可補充適用澳門《民事訴訟法典》第650條。
      七、在查明事實事宜中發現妨礙法律上的裁判的漏洞時,或當可得出結論認為捨此就不可能得出已經得出的法律結論時,方有獲證明之事實事宜不足以支持裁判之瑕疵。它與簡單的證據不足無關。
      八、獲證明的事實事宜不足以支持裁判之瑕疵,正如其餘兩項瑕疵 — 理由說明中不可補正的矛盾及證據審查中的明顯錯誤一樣,必須來自被上訴的裁判書本身,不求諸裁判書以外的任何要素,有關瑕疵必須非常明顯,以至普通觀察者能夠察覺,換言之,普通人能夠輕易看出。
      九、因此,當提出的有待證明的事實事宜沒有包含於控訴書或起訴書(倘有)亦沒有被辯方提出且並非出自案件辯論,就不發生事實事宜不足的瑕疵。
      十、原審法院未就控辯內容或案件辯論內容採取調查措施,並不能導致獲證明的事實事宜不足以支持裁判,因為這種採取措施的不充分並不來自被上訴裁判的文本,因此正好相反,它本來應當在調查證據之審判聽證期間被察覺並向原審法院提出聲請 — 以遺漏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107條第2款d項第二部分規定的發現事實真相所必不可少的措施為依據主張程序的無效 — 以便能夠進行此等措施。
      十一、原審法院關於其審判的犯罪形式之法律定性方面的審判錯誤,不同於獲證明的事實事宜不足以支持裁判的情況,正是因為在控訴書描述的事實事宜之查明中無漏洞,而是對於公訴書中描述的待證事宜之全部調查。
      十二、1月28日第5/91/M號法令第8條第1款販賣罪擬保護的法益是身心兩方面之公共健康,因此,販賣罪是抽象或推定危險犯,該罪的既遂不要求存在著一項真實的或實際的損害,僅對受保護的法益造成損害的風險和危險就已經足夠。
      十三、為著適用第5/91/M號法令第9條第3款,第9條不絕對要求在任何具體情況中均須以淨重來確定有關物質或製劑之量。因為,為著該條第1款可能產生之效果,必須考慮吸食有關毒品之情節,而第5款的規定正是這個精神。按第5款,為著第9條規定之效果,對於販賣中最流行的每種物質及製品之少量之具體量值,應按經驗法則及有權限實體之自由心證評價。
      十四、因此,作為第5/91/M號法令第9條第3款的適用標準(該條款對於適用第1款規定之較輕刑幅也具重要性)是:如果禁用物質包含於藥片、藥丸甚至膠囊中,或者與(本身是被禁用或不被禁用的)其他物質或不純物質混雜,那麼只應考慮證實含有這種禁用的物質或物質之一的藥片、藥丸或膠囊的數量,不必查明淨量。不導致違反刑事合法性原則之“法無明文不為罪,不受罰”原則,因為第5/91/M號法令第9條第5款本身條文之內在精神,容許基於有權限實體之自由心證,並按照經驗法則形成是否少量之價值判斷。
      十五、另一方面,在為每類有關物質或製劑訂定“少量值”時,不能過度地關注它的致命量,而應當更加適當地關注法律明確規定的“不超過3日內個人所需吸食量”。
      十六、如果未證實行為人使用的毒品量值以及是否每天使用,則必須以一般使用者在該行為人之條件下所需之吸食量來評估該行為人使用毒品的需要。
      十七、搖頭丸的普通使用者是“中產階層”的後代及“狂野舞會”的青少年參加者或者夜總會、酒吧甚或私人聚會或宴會的常客,以便可以透過這些視為“時尚毒品”或“消遣毒品”的藥片獲得在這種聚會或宴會中的“高度興奮”。因其“高度興奮”效果,它被俗稱為搖頭丸。
      十八、搖頭丸在普通使用者的正常人類行為情形中,不能也不應當連續三日內使用搖頭丸,正是因為口服“搖頭丸”後“高度興奮”效果以及連續的“非自願”搖晃腦袋後(因此這種藥片之中文俗稱為“搖頭丸”即“搖晃腦袋的藥片”),人類身體的極疲憊狀態,之後,藥片之普通使用者需要時間來恢復體力,因此沒有任何一位普通及有理智的人願意透過吞食這種藥片後連續三天或三夜“高度興奮”後之身體之極疲憊狀態,此外,按照人類生活狀態的常規,沒有人一次性吞食一粒或兩粒以上的搖頭丸,否則,就會對於身體健康有嚴重的甚至致命的危險,因為,一方面,沒有任何人能保證將服食的搖頭丸只含有甲基苯丙胺及/或氯胺酮極低之量,即使保證如此,行為人也不會一次服食超過一粒或兩粒藥片,因為這種藥片的“時尚毒品”或“休閒毒品”的性質,而不是像海洛因、可卡因或大麻等等能造成本義上的習慣性毒品依賴。
      十九、應當指出,所有類似於下列觀點之見解均毫無依據:搖頭丸含有一種或多種活性禁用物質的極低之量,一粒甚至十幾粒藥片可以是個人三日內所需之吸食量,因此構成第5/91/M號法令第9條規定效果的“少量”。理由是此類見解存有違反原則的瑕疵,漠視上述所指出的搖頭丸普通使用者的人類經驗規則。
      二十、絕不能說,贊同這種見解,認為如果此等藥片的使用者事先知道藥片內含的一種或多種禁用活性物質的確切淨量,並且認為含量太少以至達不到“高度興奮”,就會準備一次服食較多粒藥片(例如十幾粒藥片)以便感到所希望的同樣“高度興奮”程度。這種爭辯理由不能成立。因為它恰恰違背了在上述常規情形中的人類一般經驗法則,此外,也沒有尊重他試圖遵守之刑法中罪過論的本身學理,尤其關於犯罪行為人罪過的認知要素的查明準則方面的學理。
      二十一、事實上,如果有關活性物質包含於藥片內,且通常與其他活性及/或不純淨物質混雜,那麼在正常條件下,普通使用者既不會也不具條件首先“砸開”藥片,以便從中提取希望服用以達到在的士高舞廳或者私人聚會或宴會中的愉悅效果的活性物質的淨量,因為達到這一“目的”,他肯定將選擇取得直觀上呈現純淨狀態的而非包含於藥片中的活性物質,理由是在狂野舞會或的士高聚會或私人聚會中,“砸開”藥片完全不方便,此外,提取及確定藥片中所含的有關活性物質的準確淨量,對於普通使用者來說還有前述的內在的技術上的不可行性。
      二十二、如果涉及純淨狀態而非包含於藥片中的甲基苯丙胺或氯胺酮,那麼這種見解就是有效的。因為在此情形中,由於普通使用者已能預見此等物質的淨量,可以自由並隨意服食所希望之量以滿足此效果之需求。
      二十三、因此,在已經證實行為人知道有關搖頭丸內含的特定麻醉性物質為法律所禁止的特徵及性質的情況下,他仍然按自由意志而非以本著尋找該等物質或製劑供自己使用的排他目的“販賣”這些物質,且明知這樣做將違反法律,因此該行為人必須以第5/91/M號法令第8條犯罪的直接正犯的名義受處罰,除非審理案件的有權限法院(並且只有這個審判實體)認為:按照第5/91/M號法令第9條第5款的精神,即根據其自由心證及經驗法則,證實內含此等麻醉物質的有關藥片之量“不超過個人三日內所需吸食量”,在這種情況下,僅對行為人按照第5/91/M號法令第9條較輕幅度處罰。
      二十四、然而,“即使對藥片中包含的毒品之情形而言,定量分析重要性及優先性”這一見解如果適當的,那麼它的具體適用就不應受制於定量分析在技術上的可能性這一當然前提,因為如此提出的這個觀點,將導致以不平衡方式適用之,即:對於這種定量分析在技術上不可能的情形中,均可(舉例而言)按照‘有疑義時利益歸於被告’之原則開釋嫌犯;而在此等分析在技術上可能的所有情形中,如果在有關藥片內含的禁用活性物質的淨量超逾個人三日內所需之吸食量,將判處嫌犯觸犯第5/91/M號法令第8條第1款規定的販賣罪,是否這樣?
      二十五、因此,為適用第5/91/M號法令第9條第3款的效果,更可主張的標準 — 因為這一標準對於所有販賣被第5/91/M號法令禁止且包含於藥片、藥丸或膠囊的、無論是與其他一種或多種禁用或不禁用的物質混雜,或是與所謂“無害的”雜質混雜的任何物質的所有行為人均一視同仁 — 是以這種藥片、藥丸或膠囊之粒數為標準,條件是證實其中內含第5/91/M號法令第8條禁止或管制的任何一種物質,而不論是否知道對此種藥片內含的活性物質淨量的定量分析在技術上是否可行性,因為這種定量分析與審判實體以此等藥片、藥丸或膠囊的普通使用者的經驗法則為基礎、在“少量”的具體化範疇內形成的自由心證並無聯繫。
      二十六、第5/91/M號法令第8條第1款法定罪狀所指的“購買”概念之符合,它要求購買之物之交付,它允許出現並存在對該物的支配情形,這種支配對於該法令第9條第3款的適用具相關性,此外,沒有這種支配就不可能“對受保護之法益造成損害之風險或危險”,而販賣罪狀的歸罪規範正是希望遏制這種風險或危險。要求物之交付的邏輯必然抵觸民法中有效的“不動產買賣合同”概念。對於後者,物之交付並不是合同形成的要件之一,而只是合同的基本效果之一。
      二十七、原審法院在其審判的犯罪形式之法律定性方面的審判錯誤,不同於獲證明之事實不足以支持裁判的情形,這正是因為控訴書描述之事實事宜查明方面不存在任何漏洞,而是對公訴書描述的待證事宜作了全部調查。
      二十八、面對出自卷宗的這套事實,明顯顯示其中一名嫌犯與司法當局具體配合,故應啟動第5/91/M號法令第18條第2款的刑罰的“自由減輕”。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陳廣勝法官
      • 助審法官 : 白富華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8/07/2002 39/2002-I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中級法院的審理權
      - 化驗所報告書的證據價值
      - 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149條
      - 鑑定證據
      - 控訴書所載事實的非實質變更
      - 移送卷宗
      - 案件裁判的範圍
      - 1月28日第5/91/M號法令第9條
      - 少量販賣
      - 內含甲基苯丙胺的藥片

      摘要

      一、本中級法院在上訴的審理中,審理事實事宜及法律事宜,但訴訟法有相反規定者除外;
      二、包含於化驗室化驗報告書中的關於送驗藥片內含的某種麻醉物質之總淨重量之科技判斷,推定不屬於審判者自由心證的範圍。
      三、這是因為在鑑定證據事宜中,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149條第1款規定鑑定證據固有的技術、科學或藝術上的判斷推定為不屬審判者自由評價之範圍,這是第114條規定的原則的一項例外。
      四、這意味著審判者雖然仍具有審查以鑑定為前提的事實基礎的完全自由 — 如果抵觸該事實基礎則可能使有關意見書失去有效性 — 但卻只能在可以同樣屬於技術、科學或藝術方面的審查,或者屬於一種明確無誤的錯誤的情況下,方可對鑑定意見書所載的判斷表示異議並適當充份說明理由(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149條第2款)。
      五、如果控訴書所載事實的變更並非實質性變更且來自嫌犯本人同出一轍的陳述,則無必要事先對其告知,也不必給其確屬必需的時間準備辯護,否則就屬程序上不合邏輯,即:嫌犯必須針對一項已作出陳述來為自己辯護的事物作對抗性辯護(參閱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339條第1款及第2款的規定)。
      六、正如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418條第1款所明文規定,命令移送卷宗在一審法院重新審判,只是在上訴法院不可能裁定案件的情況中運用的最後手段,否則就是無端犧牲訴訟程序經濟性及快捷性原則。
      七、已經證實行為人在知道有關40粒藥片內含的為法律禁止的活性物質之特徵及性質的情況下,仍然按自由意志而非以本著尋找該等物質或製劑供自己使用的排他目的“販賣”這些物質,且明知這樣做將違反法律。因此,該行為人必須作為第5/91/M號法令第8條犯罪的直接正犯以既遂方式受處罰,除非審判實體(作為審理案件的有權限法院)且只有這個審判實體,按照第5/91/M號法令第9條第5款的精神,根據其自由心證並根據經驗法則認為,有關量值“不超過個人三日內所需吸食量”,在這種情況下,方按照第5/91/M號法令第9條之較輕幅度處罰行為人。
      八、在卷宗中未證實嫌犯吸食之量是多少、是否每日吸食、對以藥丸呈現的、內含甲基苯丙胺之數量,沒有為著1月28日第5/91/M號法令第9條第3款效果(即不超過個人三日所吸食之數量,該條款對於可否適用該法令第9條第1款之減輕犯罪罪狀具相關性)作出定義的情況下,必須求諸有關藥片內含及呈現之甲基苯丙胺之普通吸食者之一般經驗法則,從而按該法令第9條第5款並為其精神,在作出本案中是否具備“少量”之價值判斷層面上形成審判者之心證。
      九、因涉及40粒藥片中內含及散佈的甲基苯丙胺物質之淨量為1.198克,並考慮到此類藥片之普通吸食者通常吸食該藥片之正常條件,必須得出心證認為:為著第5/91/M號法令第9條第1款的效果,本案中不具備任何“少量”。
      十、因為,這種藥片作為“休閒毒品”,在普通使用者人類生活之正常狀態中,不能是也不是連續三日所使用的,這正是因為口服後產生的“高度興奮”效果造成的人體的極疲憊狀態,使藥片之普通使用者需要時間來恢復體力,因此沒有任何一位普通及有理智的人願意在吞食這種藥片並連續三天“高度興奮”後身體極之疲憊狀態下,還想“興奮”。
      十一、認為此等藥片的使用者事先知道藥片內含的一種或多種禁用活性物質的確切淨量,並且覺得含量太少以至於達不到“高度興奮”,就準備一次服食更多藥片(例如十幾粒藥片),以便感到所希望的“高度興奮”程度,這種看法偏離了在上述常規情形中使用該類藥片的正常條件方面的常理性人類經驗法則,因為在有關的活性物質含於藥片之中且一般與其他活性及/或不純物質混雜的狀態下,普通的吸食者在正常情況下吸食時,不會也不準備首先“砸開”藥片從中提取活性物質之淨量(該等吸食者期望透過服用此等活性物質,在舞廳或私人聚會或派對中獲得快感),因為鑑於在舞廳或私人聚會或“狂野派對”時“砸開”藥片之種種不便,如果想達到(獲得“快感”)這一“目的”,他肯定會選擇取得純淨狀態而非內含於藥片之中的該等活性物質。此外,將含於藥片之中的有關活性物質的準確淨量加以提取及確定,在技術上也是顯然不可行的。
      十二、然而,如果涉及在直觀上屬於純淨狀態而非包含於藥片中的甲基苯丙胺,那麼這種見解就是適當的,因為在此情形中,由於普通使用者已能預見此等活性物質的淨量,他們可以自由並隨意服食希望之量,以有關活性物質滿足其需求。

       
      • 表決 : 裁判書製作人在表決中落敗
      • 裁判書製作人 : 陳廣勝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8/07/2002 121/2002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禁用武器
      - 刀刃長度30厘米之刀
      - 11月8日第77/99/M號法令
      - 暫緩(執行)監禁
      - 未自認事實
      - 犯罪的一般預防

      摘要

      一、經11月8日第77/99/M號法令核准之澳門《武器及彈藥規章》明確對禁用武器作了下列定義:刀刃長度超過10厘米之刀,可被用作攻擊身體之工具,且攜帶者無法合理解釋擁有之原因(參閱該《規章》第1條f項及第6條第1款b項。
      二、在嫌犯作出事實之日,澳門《武器及彈藥規章》已經生效,應當遵守該規章中作出的關於什麼可以被視為禁用武器的法律定義。
      三、理由說明中不可補正的矛盾,與將獲証明的事實納入禁用武器這一法律概念之中的問題毫無關係。該法律概念由作出事實之日生效的實體法予以定義,對於啟動澳門《刑法典》第262條第1款之歸罪性規範具重要性。
      四、雖然由於嫌犯寶貴的沈默權的必然及邏輯上的外延,不得在形成判處嫌犯觸犯有關犯罪的判斷效果方面,對嫌犯在審判聽証中未自認事實之舉加以考慮,但是由於澳門《刑法典》第48條第1款本身的明確規定,可以有關的“犯罪以後的行為”之情節名義,在作出有利或不利預測判斷方面,對此予以考慮。
      五、一把刀刃長達30厘米、一端纏有布條以避免“滑手”、另一端刀尖無比尖利的刀具,從性質上來說,根據我們基於經驗法則形成的心証,足以在搏鬥或其他類型的人身沖突中傷人。
      六、如果得出結論認為,因嫌犯作出的不法行為之犯罪情節,要求有必要予以高度預防,且為此僅對事實作譴責及監禁的威懾無法適當及足以實現處罰的目的,那麼就必須不對該嫌犯被科處的監禁刑予以暫緩執行,即使具體刑罰低於三年亦然。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陳廣勝法官
      • 助審法官 : 白富華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8/07/2002 170/2001-II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事實事宜
      - 法律事宜
      - 侵入私人生活罪
      - 特定故意
      - 誹謗罪
      - 濫用出版自由罪
      - 失德行為的判斷
      - 離任之公務員
      - 惡意訴訟人
      - 無指明被違反的規範
      - 駁回上訴

      摘要

      一、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355條要求法院應就針對事實事宜作出之裁判說明理由,列舉獲證明及未獲證明的事實,指明用作形成法院心證之證據,否則裁判無效;但不要求法院在事實事宜的裁判中詳細說明用作支持特定事實之一項或多項證據,而是要求法院對可作為法律證據的全部資料予以考量,並將限定審判標的之事實視為獲證實或未獲證實。
      二、在查明針對某人作出的特定責難或影射是否侵害其名譽、名聲或聲譽意義上提出的價值判斷,屬法律上的事宜。對答問之答覆如涉及法律問題,應被視作無記載。
      三、禁止法院將法律事宜納入獲證實的事實中,法院可以並應當從獲證明的事實中(即純粹事實中)得出推論,這種推論是從此等事實出發而形成的價值判斷,而這些事實應被理解為真實生活中具體發生的事情。
      四、對軍人醫療援助制度的解釋及適用屬法律問題,將其納入實施事宜中將造成無記載之效果。
      五、澳門《刑法典》第186條在對侵入私人生活罪予以規定及懲處時,不僅使可被處罰性取決於侵入他人私生活之意圖,而且排除了倘有之故意的可被處罰性。
      六、雖然以名聲及聲譽權為一方、以表達及資訊權為另一方的兩者之間的位階基本相等,但審判者有權在考慮具體案件中相互衝突的法律價值之後,決定其中一項權利是否必須優於另一權利。
      七、言論自由及資訊自由的權利,因其所服從的限度及限制,不能針對(至少原則上不能針對)他人的名譽及聲譽(但不妨礙在具體案件中,經考慮相互衝突的法律價值、將適度性原則結合必要性及適當性原理以及所有具體情節後,可將這項權利優先於名聲及聲譽權利)。
      八、誹謗罪的實施方式如下:
      —對一項侵害性事實作出歸責(即使純屬懷疑之);
      —作出失德的判斷;或
      —傳述一項歸責或判斷。
      九、如果由卷宗中查明嫌犯雖然講述了某些真實事實,但卻將矛頭對準所欲貶低之人並以此為目的作出了失德及具侵害性的判斷,並繼而侵害之,那麼我們就將嫌犯這一超越了行使言論權利界限的行為,視作侵犯他人名譽的行為。
      十、為著澳門《刑法典》第178條之效果,查明輔助人具公務員身份。雖然他已經離任,但是為著間接之效果,仍允許將之視作與該等職位具有追溯性聯繫 — 如果說有關行為侵犯了名譽,那麼是因為仍是有關職務造成的。
      十一、僅當某人因故意或嚴重過失而作出下列行為時,方為惡意訴訟人:提出無依據之主張或反對,而其不應不知該主張或反對並無依據;歪曲對案件裁判屬重要之事實之真相,或隱瞞對案件裁判屬重要之事實;嚴重不履行合作義務;以明顯可受非議之方式採用訴訟程序或訴訟手段,以達致違法目的,或妨礙發現事實真相、阻礙法院工作,或無充分理由而拖延裁判之確定。
      十二、如果針對一審最後的合議庭裁判得提出平常上訴,則雙方當事人、敗訴的一方及檢察院在法定期間內得提出上訴。
      十三、即使其上訴理由明顯不成立,程序法也已經賦予其駁回上訴的另一種法律效果,不能認為上訴行為是以可譴責的方式使用訴訟手段,並相應地以惡意訴訟判處之。
      十四、被上訴的判決如無指明被違反之規範,則駁回上訴。

       
      • 表決 : 其他
      • 裁判書製作人 : 蔡武彬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1/07/2002 56/2002 刑事訴訟程序的上訴
    • 主題

      - 勒索罪
      - 刑罰份量
      - 暫緩執行

      摘要

      一、勒索罪構成要素如下:
        1)以暴力或重大惡害相威脅;
        2)強迫作出使某人有所損失之財產處分;及
        3)意圖為行為人或第三人不正當得利。
      二、法院考慮所掌握之資料,以根據澳門《刑法典》第65條所指的規則,按照“自由邊際論”確定刑罰。按照該理論,應在最高限度及最低限度之間,根據罪過,結合此等限度內的其他刑罰目的確定具體刑罰。
      三、鑑於行為人的人格,其生活條件,可處罰事實前後的行為,可處罰事實的情節,得出結論認為僅對事實作譴責並以監禁作威懾足以使不法分子不再犯罪並滿足譴責及預防犯罪的必要性時,法院方可命令將判處不超逾3年的刑罰暫緩執行。

       
      • 表決 : 有表決聲明
      • 裁判書製作人 : 蔡武彬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賴健雄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