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裁判

終審法院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6/03/2022 117/2019 刑事訴訟程序上訴
    • 主題

      - 遺漏審理
      - 審查證據的明顯錯誤
      - 適當因果關係

      摘要

      一、法官應解決當事人交由其審理的所有問題,且僅應審理這些問題,但依職權審理的問題除外。只有在法官遺漏審理其有義務審理的問題時,才導致其作出的判決無效。
      二、法官有義務審理當事人提出的所有問題並不意味著必須分析和審議當事人為支持其觀點而提出的所有理由、依據和論點。
      三、不能將上訴人為支持其上訴及說明其上訴理由而提出的所有理據和論點都視為法院應予以審理的問題。
      四、如果法院就事實事宜所作的認定與案中鑒定報告所載的專業判斷並無分歧之處,當然無需履行《刑事訴訟法典》第149條第2款的義務,無需說明分歧的理由。
      五、《民法典》第557條採納了事實與損害之間適當因果關係的理論,根據該理論,不必對不法事實發生後的所有損害作出賠償,只須賠償那些由適宜產生相關損害的事實所造成的損害。
      六、適當因果關係理論並未將間接因果關係完全排除在外,關鍵在於結合具體情況和常理及一般經驗法則來看,作為原因的具體事實是否“適宜”造成損害,損害是否該事實的“適當”後果;如果根據事物的正常發展能夠合理斷定後者源於前者,則應該得出存在適當因果關係的結論。

      決定

      合議庭裁定上訴部分勝訴,決定將案件發回中級法院,以便就上訴人提出的非財產損害賠償金額過低的問題作出審理。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宋敏莉法官
      • 助審法官 : 岑浩輝法官
      •   賴健雄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6/03/2022 3/2020 民事訴訟程序上訴
    • 決定

      - 上訴部分勝訴.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司徒民正法官
      • 助審法官 : 岑浩輝法官
      •   宋敏莉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1/03/2022 8/2022 刑事訴訟程序上訴
    • 主題

      “不法販賣麻醉藥品”罪
      審查證據方面的明顯錯誤
      說明理由方面不可補救的矛盾
      未遂
      宣告物件喪失
      前提
      (重新作出刑法定性)

      摘要

      一、“不法販賣麻醉藥品”罪屬於被稱為“抽象危險罪”和“公共危險罪”的一類犯罪。
      在“抽象危險罪”中,法律只要求某些行為具有對某些財產或價值構成危險的(一般)能力,而判斷的基礎則是某些行為一般而言會對這些利益或價值構成危險的法律假設。
      而“公共危險罪”則擬保護數目眾多的法益。
      在本案中,“公共健康”屬於複合法益,其首要目的在於保護吸食者的身體完整性和生命等“個人法益”,同時也維護安寧、個人自由以及家庭穩定等價值。
      二、這些罪狀所規定的不法行為又被稱為“舉動犯”、“即時犯”或“着手犯”,指的是那些行為人一經着手實施正常的犯罪實行過程(單純的嘗試),“符合罪狀之結果”即視為達成的犯罪,其原因正在於,在發生任何實際侵害之前,這種侵害的危險便已產生(達成)。
      這樣,刑事保護便被提前了,“不法販賣麻醉藥品”罪是作為一個“過程”而非僅作為“一個過程的結果”而被處罰。
      三、澳門《刑法典》第101條規定:
      “一、用於或預備用於作出一符合罪狀之不法事實之物件,或該不法事實所產生之物件,如基於其性質或案件之情節,係對人身安全、公共道德或公共秩序構成危險,或極可能有用於再作出符合罪狀之不法事實之危險者,須宣告喪失而歸本地區所有。
      二、即使無任何人可因該事實而受處罰,上款之規定,亦適用之。
      三、對於依據以上兩款之規定宣告喪失之物件,如法律未訂明特別用途,法官得命令將之全部或部分毀滅,或使之不能融通。”
      因此,為了作出法律所規定的“沒收財產的宣告”,至關重要的是法院認定滿足適用該規定之“前提”的“事實”,亦即相關“物件用於或預備用於作出某一符合罪狀的不法事實,又或者是由該不法事實所產生……”,有關的“事實事宜”必須以上述形式明確載於控訴書(或起訴批示)中,以便在遵守辯論原則及完全行使辯護權的前提下,在審判聽證中對其展開討論和調查,並表明經說明理由的“立場”(儘管在事實事宜的決定中透過單純的“轉用”而作出了簡單“判斷”,但該“判斷”是基於偵查階段所作的“扣押筆錄”,且沒有作出適當的理由解釋)。

      決定

      - 第一被告的上訴部分勝訴; 第二和第四被告的上訴敗訴.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司徒民正法官
      • 助審法官 : 岑浩輝法官
      •   宋敏莉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1/03/2022 12/2022 刑事訴訟程序上訴
    • 主題

      “不法販賣麻醉藥品”罪
      審查證據方面的明顯錯誤
      疑點利益歸被告
      (含有麻醉藥品的)“郵寄包裹”
      “控制下交付”(麻醉藥品)
      (警方及司法的協助)

      摘要

      一、“疑點利益歸被告原則”與“被告無罪推定”原則相一致,要求審判者始終以對被告有利的方式去對“疑點”作出評價。
      該原則與事實事宜相關聯,在所有重要的事實方面都適用,不論所涉及的是刑事不法行為的典型要素-罪狀,包含兩個層面:客觀罪狀及主觀罪狀-還是罪狀的消極要素或合理辯解,又或是對確定刑罰具重要性的情節。
      然而要注意,上述(“疑點利益歸被告”)原則僅在存有不可解決的、合理且可說明理由的疑問時方適用,這種疑問被定義為“因對客觀或主觀情形的認知不準確而產生的不確定的心理狀態”。
      因此,只有當證實了法官對重要的事實存有疑問,並在這種疑問狀況下作出對被告不利的裁判時,方存在對上述原則的違反。
      由此亦可得出,為了使相關疑問有依據從而不得不開釋被告,僅僅有“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事實版本是不夠的,還要求面對所提出的證據,審判者的內心-而不是上訴人的內心-就構成裁判前提的事實存有(一些)疑問,而且如前所述,該等疑問必須是“合理”且“不可解決”的。
      要構成對“疑點利益歸被告原則”的違反,總是要求法院已經在最低限度上清楚表明其對於應當“予以認定”或“不予認定”的事實存有“疑問”。
      二、不可否認的是,必須允許使用某些對於有效預防和打擊某類犯罪而言必不可少的“特別調查方法”(作為最後手段),尤其是那些(客觀上)嚴重並產生高度社會損害性後果的犯罪,如“恐怖主義”、“有組織犯罪”、“販賣人口”和“販毒”,在這些犯罪中,情況的緊迫以及保障社會不遭受此類嚴重侵害的壓力一直以來都要求必須採取諸如“電話監聽”、使用“臥底”和前文所述的“控制下交付”麻醉藥品的手段來打擊犯罪。
      要強調的是,警員的行動不以任何方式構成“對被告意志的外部干預”,令其作出被查明的事實。有必要(且必須)區分“創造機會以實現一個已經存在的犯罪意圖”和創造(先前並不存在的)犯罪意圖(本身),前者是指犯罪人已經決意犯罪而警方的行動僅僅是創造條件以實現(表露)該犯罪意圖,後者旨在唆使犯罪人作出一項若無干預則不會發生的犯罪行為,目的是取得若無干預則不存在的犯罪行為的證據。
      確實,對於預防和打擊-動搖社會基礎的-(嚴重)犯罪的渴望並不能使以不可容忍的方式干涉人的意思和決意自由的行為變得正當(即使這麼做是為了使犯罪分子原形畢露或揭發其罪行亦然)。
      當以不可容忍的方式干涉人的“意志自由”或“決定自由”時,對行為人意志的違背便達到令人無法忍受的程度,因為行為人的“精神完整性”最終遭到侵犯(也就違反了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28條的規定),使得整個程序因澳門《刑事訴訟法典》第113條的規定而“無效”。
      然而,只要遵守了這些“限制”,作為證據之來源或持有者的“人的權利”與“偵查和調查的公共要求”之間的平衡(或衡平)就不受影響。

      決定

      - 上訴敗訴.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司徒民正法官
      • 助審法官 : 岑浩輝法官
      •   宋敏莉法官
    • 判決/批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批示全文
    • 11/03/2022 7/2022 刑事訴訟程序上訴
    • 主題

      - 交通意外
      - 長期部分無能力
      - 精神損害賠償

      摘要

      一、在訂定因長期無能力而喪失收入能力的損害賠償金額時,法院應考慮《民法典》第560條第5款的規定,並按照《民法典》第560條第6款的規定適用衡平原則,但並不妨礙考慮其他已認定的有關事實,如受害人的年齡、受傷害前的身體狀況、現行之薪酬及工作、學歷、其在受害前後職業上之期許等等。
      二、立法者將非財產損害的範圍限定為那些基於其嚴重性而應受法律保護的損害。
      三、對非財產損害的彌補亦遵循衡平的標準,考慮每個個案的具體情節,衡量責任人的過錯程度,責任人和被害人的經濟狀況,以及司法見解通常所採用的賠償標準等等。

      決定

      合議庭裁定上訴部分勝訴,撤銷被上訴裁判中有關精神損害賠償的部分,改判上訴人支付350,000.00澳門元的精神損害賠償金額。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宋敏莉法官
      • 助審法官 : 司徒民正法官
      •   岑浩輝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