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裁判

終審法院

    • 判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全文
    • 20/09/2000 12/2000 對行政司法裁判的上訴
    • 主題

      特別定居許可
      開展行政程序的權利
      初端駁回
      最終決定
      權限法定原則
      授權
      無權限

      摘要

      第55/95/M號法令第四十條規定的特別定居許可牽涉到申請人的個人利益,但提出這個申請與公共利益和行政當局在運作上的適時性及恰當性無關,因此不能認為私人沒有要求開展有關行政程序的權利。

      第55/95/M號法令第四十條第三款明確規定,批準特別定居許可的澳門總督權限是不可轉授的。因此,總督通過第236/96/M號訓令授予保安政務司的權限中包括領導調查工作,但沒有最終決定。

      領導調查的機關在初步審查特別定居申請後可向有權限作決定的機關提出意見。但不能就此決定即時駁回不合條件的申請,不再將該申請送交總督審批,因為這個即時駁回的行為本身屬於一個最終決定,是在行使決定的權限。

      公共行政機關行使的權力必須源自法律,有關的權限是由法律明確規定的,不能被任意修改、假設、隨意擴大或縮小。

      當行政機關所作的行為不屬於本身權限範圍內時,在該行為便出現無權限瑕疵。

      決定

      本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審判決。
      上訴人因獲法定豁免訴訟費用,故本上訴案不予科處。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朱健法官
      • 助審法官 : 利馬法官
      •   岑浩輝法官
    • 判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全文
    • 26/07/2000 10/2000 對稅務訴訟的司法裁判的上訴
    • 主題

      忽略審理
      提出無效的正當性
      機動車輛稅
      依職權進行的結算
      技術性自由裁量權
      跡象證據
      確定可課稅價值
      司法審查

      摘要

      法官應解決所有由訴訟當事人提交審理的問題,但如果對某一問題的決定因其它問題的解決而變得無必要,則法官不須處理這問題。

      關於程序的無效原則上只能由相應的利害關係人提出。只有能從宣告一不符合法律的行為或不作為無效而得益的人才具有正當性提出該無效的問題,並要求法院審理。

      當澳門財稅廳廳長認為稅務責任人申報的汽車售價明顯低於市場上實際的公開售價時,可根據《機動車輛稅規章》第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以稅務當局擁有的資料為依據,定出一個公開售價作為計算機動車輛稅的基礎。

      “如資料顯示…”這一規範要求的是跡象證據。適用這個規範就是將未確定概念具體化的過程,是一個被限定行為,當中並不包含行使自由裁量權時作出的價值性判斷。

      跡象證據不要求完全證明某一事實,而只是從一已知事實推斷出另一事實,是肯定多於否定的可能性。

      依職權進行附加結算來定出應課稅價值就意味著澳門財稅廳廳長不採用稅務責任人申報的售價作為計稅基礎,而是根據法律規定的其它資料來結算。

      一般來說,確定可課稅價值本身純粹是一個合法性問題,只有一個價值符合法律要求,稅務當局作出的相關行為是被限定的,當中不含有適時性或恰當性的價值性判斷。因此,在行政訴訟裏,法院可以從合法性的角度對有關行為進行司法審查。

      決定

      本法院裁定上訴人勝訴,撤銷中級法院判決。如無其它問題影響,隨後中級法院應審理原司法上訴中另一上訴理據。
      被上訴人須繳付六個計算單位的司法費及其餘的訴訟費用。
      上訴人因獲法定豁免訴訟費用,故本上訴案不予科處。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朱健法官
      • 助審法官 : 岑浩輝法官
      •   利馬法官
    • 判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全文
    • 28/06/2000 11/2000 對行政司法裁判的上訴
    • 主題

      - 根據第267/85號法令第四十條第一款b)項規定,要求完善上訴狀
      - 新上訴狀
      - 有利訴訟原則或pro actione原則

      摘要

      一、在撤銷性行政司法爭訟中,上訴狀內沒有指出勝訴可能直接損害的利害關係人時,可僅通過獨立申請書予以補正,不必提交新的上訴狀。

      二、當上訴人列舉了所有公開招標的競投者而不僅是中標人作為勝訴可能直接損害的利害關係人時,即已履行了完善上訴狀的要求,在此情況下,有待法院拒絕上訴狀內那些不具被告正當性者,並根據1961年《民事訴訟法典》第四百七十四條第一款b)項和第二款規定的“utile per inutile non vitiatur”規則,考慮到與法律行為有關的,構成1966年《民法典》第二百九十二條表現出來的縮減法律行為的一般原則,對其他被告繼續進行案件的審理。

      三、需要瞭解的問題是,根據第267/85號法令第四十條第一款b)項規定,是否可以多於一次要求完善上訴狀。為此,應遵循下列一般標準:
      ─ 如果上訴人不願意補正上訴狀,或者堅持維持不規範的上訴狀,那麼法官不應再要求他規範上訴狀,而應根據法律作出決定;
      ─ 如上訴人補正了上訴狀並表達了接受法官要求的意願,但法官仍認為上訴狀有不規範之處,那麼並不妨礙法官再次作出要求完善上訴狀的批示。

      四、在行政司法爭訟中,根據有利於訴訟原則或pro actione原則,對訴訟法規的解釋和適用應以有利於訴諸法院為出發點,或避免諸如因過於形式化而出現拒絕司法的情況。

      決定

      - 裁定上訴勝訴,撤銷被上訴的合議庭裁判,命令被上訴法院下令傳喚所有勝訴可能直接損害的利害關係人(在查明誰是利害關係人,拒絕那些不具被告正當性者參與上訴並附呈必需之副本後)。 
      - 不科處訴訟費。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利馬法官
      • 助審法官 : 岑浩輝法官
      •   朱健法官
    • 判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全文
    • 03/05/2000 9/2000 對行政司法裁判的上訴
    • 主題

      - 在行政司法上訴中,終審法院作為第二審級的審理權
      - 事實審與法律審
      - 合法性原則
      - 自由裁量權
      - 未確定概念
      - 自由決定範圍
      - 禁止進入澳門
      - 強烈跡象顯示屬犯罪集團或與犯罪集團有聯繫
      - 對本地區的公共秩序或治安構成威脅

      摘要

      一、無論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時待決的上訴案,還是該日之後提起的上訴案,在行政司法上訴案中,終審法院作為第二審級,只進行法律審。

      二、自由裁量權的行使受行政機關合法性原則範圍的限制。

      三、那些約束決定者,以便其在多種可能的取向中進行選擇的因素構成了自由裁量的內在約束因素,該等因素使在具體情況下,有些可能取向變為不再可行。

      四、平等、適度、公正及不偏不倚原則構成自由裁量的內在約束因素。

      五、當審議決定者在享有一定選擇餘地情況下所作出的行為時,才可適用適度原則。

      六、適度原則可下分為三個小原則:適當、必要及狹義的適度或平衡。

      七、在審議行政機關是否遵守上述法律原則時,只有在行政決定嚴重違反該等原則情況下,法官才進行干預。

      八、當行政機關就一特定事宜行使自由裁量權時,有行動自由。但牽涉到未確定概念時,我們則面對一種屬純法律解釋的被限定行為。

      九、有與表現為純法律解釋的未確定概念並列的另一組情況,就是被某些理論稱之為真正的未確定概念或純未確定概念,這是法律精神本身設定留給行政機關自由判斷空間。

      十、在此情況下,將此未確定概念適用於個案,牽涉到含有預測性主觀因素的判斷,而這種判斷是指對一個人將來的某一行為能力的評估,對某一社會現象未來發展的推測或對將來某一情勢危險性的衡量。

      十一、這種預測性判斷是將具體情況置於法律規範範圍內,而不是抽象地解釋該規範。

      十二、儘管自由裁量及純未確定概念結構不同,但均適用於同一制度,尤其是對自由裁量權力進行司法性審查及審查限制方面。

      十三、對第6/97/M號法律第三十三條第一款b)項中未確定概念(強烈跡象顯示屬犯罪集團或與犯罪集團有聯繫)的適用,純屬法律規範的解釋,因此法院可對行政機關適用該規範於具體個案進行審查。

      十四、以利害關係人為賭場“疊碼”人士及因違反《道路法典》而被法院判罰為由,通過行政行為判定構成強烈跡象顯示該利害關係人屬犯罪集團或與犯罪集團有聯繫,違反了第6/97/M號法律第三十三條第一款b)項規定。

      十五、至於第6/97/M號法律第三十三條第一款d)項所指未確定概念(對本地區的公共秩序或治安構成威脅的強烈跡象),是一純未確定概念,其中“公共秩序”及“治安”的含義需要解釋,但對利害關係人是否構成對澳門公共秩序或治安的威脅的判斷為一預測性判斷,不屬法院審查範圍。

      十六、但是,法院可以審查行政機關作出該預測性判斷時是否遵守適度原則。

      十七、以利害關係人為賭場“疊碼”人士及因違反《道路法典》而被法院判罰為由,判定利害關係人對本地的公共秩序或治安構成威脅,這一行政行為明顯違犯了上述原則,從而出現了違法的瑕疵。

      決定

      - 合議裁定本司法上訴敗訴。 
      - 不科處訴訟費。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利馬法官
      • 助審法官 : 岑浩輝法官
      •   朱健法官
    • 判決日期 案件編號 類別 裁判書全文
    • 27/04/2000 6/2000 對行政司法裁判的上訴
    • 主題

      上訴客體
      終審法院的審理權
      未確定概念
      自由裁量權
      自由決定空間
      司法審查權
      適度原則
      強烈跡象
      對澳門公共秩序或安全的威脅

      摘要

      “ 強烈跡象” 是一個含義待明確具法律特性的概念。其空泛或不確切性可以通過解釋技術具體化,而不需要解釋及適用者作出價值性判斷。解釋這種未確定概念含義的過程是被法律限定的,其合法性可受法院司法審查。

      強烈跡象就是發生某一特定事實的痕跡,從中可合理地推斷出嫌疑人可能實行了該行為。這種合理的可能性須是肯定多於否定,也就是說,面對收集到的證據可以確信嫌疑人實行了該行為比沒有實行更有可能。這裏不要求刑事審判中的肯定或真確。

      “威脅公共秩序或安全” 是一個純粹的或真正意義上的未確定概念。它的待確定性並非只局限於純法律科學範疇,它有更廣泛的適用空間,其含義可受社會特定時期的情況影響,並且更多地取決於行政當局對具體個案的評估。這類概念給予的自由決定空間與自由裁量很相似,但兩者並不混淆。

      純粹未確定概念的具體化,是在法律允許的寬廣的自由決定範圍內,對特定的具體情況作主觀性及評價性的審查。這已進入行為的實質範圍,亦即是行政部門可自由決定的領域,原則上不受法院司法監察。

      若運用自由決定空間的行政行為明顯地違反行政活動本身應遵守的基本法律原則時,法院可以此為根據,在審查合法性的權限內撤銷該等行為。

      如果行政當局的決定和私人受法律保護的權益有衝突時,對於要達到的目的來說,所損害的權益應是無可避免及最低限度的。這就是行政法律所規定的適度原則。

      單憑在澳門賭場進行‘疊碼’活動,及曾在香港因擁有危險毒品而兩次被判處少量罰款,不足以認為存在強烈跡象顯示屬於犯罪集團或黑社會、或與其有聯系、和危害澳門的公共秩序或安全。

      根據同樣事實禁止一香港市民入境,與保護澳門公共安全的目的相比,其合法權利明顯受到不適當的限制。

      決定

      現本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審判決。
      因上訴人法定免付訴訟費用,故本案不予科處。

       
      • 表決 : 一致通過
      • 裁判書製作人 : 朱健法官
      • 助審法官 : 利馬法官
      •   岑浩輝法官